犯罪心理學電影《踏血尋梅》影評 豆瓣評分7.5

  《踏血尋梅》這部驚悚犯罪心理學電影以真實的肢解兇殺案改編,以警察的視點講一個人性的故事。郭富城飾演的警探臧Sir介入此事,在抽絲剝繭的探案過程中復原了王佳梅短暫人生的全貌。
 
 
  一、電影簡介:
 
  《踏血尋梅》以真實的肢解兇殺案改編,以警察的視點講一個人性的故事。片中主要的三個人物分別是內地移民少女、失業貨車司機及工作狂警察。郭富城飾演的警探臧Sir介入此事,在抽絲剝繭的探案過程中復原了王佳梅短暫人生的全貌。
 
  二、劇情簡介:
 
  2009年,十六歲的湖南女孩王佳梅(春夏 飾)追隨改嫁的媽媽和姐姐的腳步來到了香港,全新而陌生的環境,她感覺到格格不入,與家人的關系也逐漸緊張起來。志愿成為模特的佳梅以助理身份入行,嘗盡了圈內的苦辣酸甜,最終為了賺更多的錢而出賣肉體。直到某天,她認識了擁有悲慘童年經歷的肥仔丁子聰(白只 飾),兩人的命運同時朝著悲劇的方向轉變。繁忙的警署內,肥仔前來自首,負責此案的臧SIR(郭富城 飾)針對相關人士展開調查,在此過程中,佳梅和丁子聰個人的故事交替展開。有如兩條悲傷的河流,最終匯成混雜著血污與淚的黃泉之水……
 
  本片根據真實案件改編。
 
  三、社會評價:
 
  一次很堅定的電影理念追尋,翁子光探問實情怎樣發生過,大膽想像真相,也堅決在地書寫。藉著倒述回閃以網絡式敘事結構開展查探過程,人情行為多層推敲,卻不落俗套慢慢指向內心的發掘;加上杜可風室內戲布光烘托、春夏郭富城白只等各自各精彩演繹孤獨,呈現不一樣無聲冷漠的香港景觀。(香港電影評論學會評)
 
  引人入勝且驚悚的震撼悲歌。(好萊塢《Screen》評)
 
  充滿感官刺激又發人深思、兼具娛樂及深度的驚艷之作。(《Hollywood Reporter》評)
 
  《踏血尋梅》有著傳統港式奇案電影的外殼,卻滲透著極為豐富感性的內涵。以案件來放大人性的光明與陰暗面,將生命走向毀滅的過程渲染得孤絕凄美。此次進行首映的《踏血尋梅》是特別的導演剪輯版,所以電影呈現出來的感覺更加極端。通片充斥了大量的血腥殘忍的肢解鏡頭,以及情色片段。但這些并不是《踏血尋梅》的種種噱頭,而是對于電影主題內涵非常刺眼的解析表達。殘酷的唯美的共冶一爐,讓這尋梅的踏血之旅顯得更加凄美動人。(佛山日報評)
 
  身兼編劇、導演、剪接的翁子光,并沒有刻意將2008年少女碎尸案完整重現,反而著重從中可以怎樣反映人性,尤其是被冷落,刻意疏離常人、社會的一面。王佳梅、丁子聰這條主線,令人不自覺地想起巖井俊二執導的《青春電幻物語》,蓮見及星野在網絡互訴心聲,以虛擬歌手莉莉周的歌聲修補現實生活中被受欺凌、自卑的缺口的一段戲。佳梅及子聰同樣借著網絡了解對方,深交得可以談生論死。而這一場戲,更見選角之對位,內地新進的春夏、演舞臺劇出身的白只同為演戲經驗不多的演員,兩位亦沒有令人拍案驚奇的外表,但就是這種平凡,令觀眾覺得他們真是被受現實社會遺忘,只有內心慰藉方能補完生活的邊緣人。(高登日報評)
 
  翁子光新作《踏血尋梅》,以懸疑犯罪作包裝,繼續貫徹獨立精神。電影延續性工作者的際遇,借此道出社會的種種問題,包括新移民問題、青少年的價值觀、資訊爆炸帶來的錯亂、香港人的迷惘等,絕非一般商業電影?!短ぱ獙っ贰芬砸蛔诿赋霭l,帶出新移民在香港社會里的特殊性。金燕玲飾演的母親,是上一代新移民,她對香港抱著美麗的想像,而由春夏飾演的女兒,對身處的地方只感到虛無,這樣的落差對照今日上下兩代對香港社會、生活現況的體會,異常寫實。(文匯報評)
 
  四、《踏血尋梅》影評:
 
  由香港著名編劇翁子光執導的驚悚犯罪心理學電影《踏血尋梅》,入圍2015年第52屆臺灣金馬獎包括最佳男主角、男配角、女配角、新演員、原創劇本、攝影及原創電影歌曲等9個獎項,演員白只憑借在片中的精彩表演獲得金馬最佳男配角獎項。
 
  這部犯罪心理學電影的劇情改編自2008年真實發生在香港的援交少女碎尸案,從湖南到東莞石門的王佳梅(春夏飾)及王佳莉(蔡潔飾)最終與媽媽(金燕鈴飾)來港,但王佳梅在學校生活不愉快,而家庭亦出現磨擦。一年過后,王佳梅遇害。老差骨阿臧(郭富城飾)聯同拍檔煙鏟(譚耀文飾)調查案件,發現梅已當上援交少女,而最終案件矛頭指向脾氣不佳的貨車司機丁子聰(白只飾)。
 
  其后,聰自首,并供出案情。惟阿臧認為還有案情,於是從梅與聰的身邊人物調查,漸漸發現內情。春夏飾演的援交少女王佳梅是一切緣起緣滅絕對的原點,在年輕的生命逝去過后,郭富城飾演的警探臧Sir介入此事,在抽絲剝繭的探案過程中復原了王佳梅短暫人生的全貌。
 
  本文將從受害者、行兇者及破案者三個角度來分析這部犯罪心理學電影。
 
  1)受害者
 
  《踏血尋梅》音諧“踏雪尋梅”,而女主角又叫——春夏,其實可以延伸出許多遐想:這個在春夏的和煦陽光中吐露著芬芳的女子,卻于生命最燦爛的秋日里命喪九泉,是實實的人生無常。
 
  《踏血尋梅》中的王佳梅坐著火車赴港,她充滿期待而又彷徨的眼神,讓戰臺烽印象深刻,這或許是每一個離鄉遠走的游子的內心獨白,盡管似乎是可期的明天,但沒有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個會先到來,她拖著笨拙的行李箱,走下站臺,走向新的生活。
 
  但這一刻她并沒有想到,有一天,會淪落到出賣肉體來繼續人生路,也想不到會被捆綁封口走向生命的終點。從無邪到無謂到無奈到無助,春夏演盡了一個少女的春夏秋冬,令人唏噓命運之不公。
 
  2)行兇者
 
  在這部犯罪心理學電影中,新演員白只把“罪犯”丁子聰演繹得非常精彩,把社會邊緣人演得很有層次,透過白只的表演,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到那種看似無所謂背后的絕望。
 
  而看似兇殘血腥至極的徹底毀尸手法背后,是一段難以想像的脆弱關系與兩個孤獨無依的靈魂。
 
  3)破案者
 
  郭富城在這部犯罪心理學電影中扮演的臧警官,是在事件發生之后的調查中,預感到案件另有玄機,才會一路追索,猶如冬日的踏雪尋梅,當然,他踏的是少女流成河的血跡,他找的也不僅僅是初始的真相,更是一個凋零的花季少女——小梅,之于生活和成長的幽香,盡管現實并沒有給到她多少溫暖,但她存在過,就應有屬于自己的人生軌跡。
 
  郭警探有些像是由觀眾的角度追查案情,從開始的震驚困惑,到愈來愈深入偵察,知道的真相愈多,心里卻有更多不明白。郭富城的警探演法,基本上承襲了《 c+ 偵探》系列作的方式,兼具理性與犯罪心理驚悚成分。
 
  因為劇情安排,警探的角色帶領觀眾慢慢抽絲剝繭地進入案件核心,在這部犯罪心理學電影中,他大部分時間困擾于本案背后潛藏的人際疏離與創傷,是個非常內斂難演的角色。
 
  就離奇血腥程度而言,《踏血尋梅》這部犯罪心理學電影可以說完勝當年尺度驚人的《人肉叉燒包》。但是與一般商業性的犯罪片及心理學電影不同,它以人文的方式去敘述此案的動機,挖掘人性和社會的不同側面,把“如何施害”弱化,把“為何施害”上升為最高懸念來驅動劇情進行。
 
  可以說,犯罪動機成了本片的唯一驅動力,而案件當事人的生活碎片則抽絲剝繭地架構起影片,描繪各種人物心理及人性。
 
上一篇:犯罪心理懸疑美劇《真探第一季》 豆瓣評分9.3
下一篇:精神病題材電影《一念無明》影評 豆瓣評分7.9
隱藏邊欄
真实处破女系列_可播放的亚洲男同网站_国产野外强奷农村妇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