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格分裂題材電影《捉迷藏》影評 豆瓣評分7.4

  《捉迷藏》一部人格分裂題材心理學懸疑電影,影片講述了在妻子自殺后,丈夫大衛發現女兒開始有了一個只存在于她意識里的“朋友”查理,而且查理漸漸開始侵入他們現實生活的故事。
 
  一、電影簡介:
 
  《捉迷藏》一部人格分裂題材心理學懸疑電影,影片講述了在妻子自殺后,丈夫大衛發現女兒開始有了一個只存在于她意識里的“朋友”查理,而且查理漸漸開始侵入他們現實生活的故事。
 
  《捉迷藏》用一種緩慢而穩步的恐懼給觀眾帶來了的來自心底的驚嚇和恐懼,至始至終都氤氳在讓人陰冷的氛圍之中。
 
  二、劇情簡介:
 
  紐約市的心理學家大衛·查拉維(羅伯特·德尼羅飾)有一個幸福的家庭,但他的妻子在新年前夕突然自殺,11歲的女兒艾米莉(達科塔·范寧飾)在這一打擊下幾乎失語。
 
  為了幫助女兒治療心理創傷,大衛將家從紐約市區搬到僻靜的郊外。大衛原以為這樣就可以忘記過去,與女兒過上平靜的生活。但他沒想到女兒的行為變得更怪異,她與一個想象中的朋友“查理”交上了朋友,甚至整天玩捉迷藏的游戲。慢慢地這個虛幻的“查理”深深地介入大衛一家的生活;隨后一連串奇異的死亡事件先后發生,令人毛骨悚然,而女兒都說是“查理”干的。于是,大衛決心找出答案。
 
  艾米麗(達科塔·范寧)的媽媽死在滿是血泊的浴缸里,小女孩深受打擊,陷入了孤僻。為了讓女兒盡快走出陰霾,大衛(羅伯特·德尼羅)帶著女兒搬到了鄉村。在這里,艾米麗結識了她的新朋友——查理,他們一直在玩捉迷藏??墒浅税愓l也不知道查理是誰,他似乎活在女兒的假象中,又似乎就游走在他們周圍。
 
  恐怖事件接二連三的發生,艾米麗變得愈加神情恍惚,大衛漸漸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他開始潛心記錄女兒的言行,希望阻止查理接近女兒??墒?,查理究竟是誰?他藏在哪?
 
  三、社會評價:
 
  該片老少配的演員陣容給整部影片帶來了新意。導演約翰·波爾森在這部處女驚悚片中,用一種緩慢而穩步的恐懼給觀眾帶來了的來自心底的驚嚇和恐懼。影片至始至終都氤氳在讓人陰冷的氛圍之中。導演并沒有運用流行的特技來渲染影片中的恐怖氣氛,而是大量使用節奏變換多樣的音樂,不斷閃回的鏡頭和一些莫名其妙人物的突然出現來慢慢營造氣氛以烘托最后迷局揭開的那一刻。
 
  此外,再加上兩位演員的精彩演繹,使得該片呈現出一種讓人“琢磨不定”的氣息。老戲骨羅伯特·德尼羅的表現一如既往的穩定,但似乎劇本并沒有給他多少發揮的余地,角色本身既沒有跌宕起伏的心理變化,也沒有大喜大悲的人生境遇以供他揮灑,他需要做得僅僅是面無表情即可。倒是小演員達科塔·范寧有著超乎尋常的優異表現,她恰如其分的表演賦予了角色一種悲情并讓人憐惜的特質。(新浪網評)
 
  四、《捉迷藏》精彩影評:
 
  看到很多人都說猜到了結局,即父親是人格分裂,殺了母親,殺了伊麗莎白,還有貓,甚至還要殺害警察和女同事。但我認為,這只能算是結局的一部分。
 
  而這部片子真正的亮點在于小女孩的人格分裂,如果這點猜到了,你才算猜中了導演和編劇精心設下的騙局。
 
  不覺得有關父親的人格分裂的提示出現的很早嗎。就在大家埋怨劇情老套,順理成章地以為人格分裂的父親犯下了所有的罪行時,結尾的那幅畫帶來了逆轉。
 
  畫中的小女孩,即艾米麗,肩膀上有兩個頭,而且兩張臉一模一樣。這實際上是在暗示艾米麗同樣擁有雙重人格。
 
  這么一來,為什么影片前半部分沉默寡言,行為舉止怪異的艾米麗到后半部分會變得有些歇斯底里,并且一個勁地嚷著不要再看見“查理”,諸如此類的行為就可以得到解釋了。
 
  而且影片也因此顯得比較獨特。因為在之前爛大街的人格分裂題材電影里,擁有雙重或者多重人格的往往只有一個角色,而這部電影卻通過捉迷藏這種游戲巧妙地制造出了兩個人格分裂的主角。
 
  仔細想想看,既然是捉迷藏,如果要玩得好,必然得要求兩個人相互配合地一起玩。影片里艾米麗有這樣的一句臺詞:“他讓我幫他(查理),是他逼我的”。這是小女孩在正常人格下說的話,自然要為自己所做的作出辯護。其實當她處于扭曲的人格時,應該是心甘情愿的幫助“查理”殺了伊麗莎白吧。
 
  另外聽說影片的結局共有5個版本,特意去查了一下,結果不出所料,結局大都暗示著艾米麗也擁有雙重人格。
 
  5個結局:
 
  1、畫畫(畫中小女孩有兩個頭);
 
  2、如1,只是畫也正常;
 
  3、Katherine家,Emily睡覺要求關門,開始數數;
 
  4、醫院,門留縫,Emily開始數數;
 
  5、醫院,關門,Katherine表示要治好Emily。
 
  影片中所有問題所指向的共同結果就是雙重人格的父親和雙重人格的女兒。
 
  設定:
 
  父親的雙重人格為A和B
 
  女兒的雙重人格為C和D
 
  那么,在這座房子里發生的是,就是A、B與C、D任意配對的過程。
 
  若是把正常人格作為第一層人格,即A、C,把病態人格作為第二層人格,即B、D的話,在電影中,能看到的結果是:
 
  A與D的相遇,較常見。
 
  B與C的相遇,集中在影片末尾。
 
  A與C的相遇,作為最表層的情況。
 
  而最后一種B與D的相遇,在電影中僅僅是暗示:
 
  即B(查理)與D女孩的另一人格一起捉迷藏時所進行的事情。
 
  這應該就是電影的結構了。
 
上一篇:戀愛心理學電影《和莎莫的500天》影評 豆瓣評分8.0
下一篇:教育心理學電影:《庸人哈爾》影評 豆瓣評分7.0
隱藏邊欄
真实处破女系列_可播放的亚洲男同网站_国产野外强奷农村妇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