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對話?期待對話:尊重他者當下的他異性》(亞科賽科羅/湯姆艾瑞克昂吉爾)

   《開放對話•期待對話:尊重他者當下的他異性》是一本研究與實務無間斷對話的書,是從臨床診療到社會場域的對話之書。這本書充分反映兩位作者分別對于心理治療、社會政策、民主文化和健康福利等專長所建構的跨域越界之實踐網絡地圖。

 
  一、本書簡介:
 
  《開放對話•期待對話:尊重他者當下的他異性》是一本研究與實務無間斷對話的書,是從臨床診療到社會場域的對話之書。這本書充分反映兩位作者分別對于心理治療、社會政策、民主文化和健康福利等專長所建構的跨域越界之實踐網絡地圖;而對話、眾聲復調性、交互主體性,以及人際關系,是串連本書脈絡的重要核心元素。
 
  《開放對話•期待對話:尊重他者當下的他異性》的觀點,倡議建立了自我與他者的關聯,得以進一步促發開放式對話。無論是亞科來自精神病治療中的開放式對話;或是湯姆來自可以解決多方協助所致之混亂局面的期待/未來式對話,都是打開了“將來”時間性的可能性。“將來”就是總是將要來臨卻從不會在場,在將來的視域中“呈現”的只能是“不在場”。“在場”的時間性的超越性所朝向的應該就是“將來”的神秘之謎,于是時間本身也不再是存在者存在的視域,而是存在超出自身的樣式。
 
  二、作者簡介:
 
  亞科•賽科羅(Jaakko Seikkula),芬蘭心理學家,在當代精神醫學界的工作有著革命性的影響;亞科本身是心理學家,也是家族和婚姻治療師,亞科在多年的精神科工作中與他的團隊共同研發出開放式對話的技巧與理論。
 
  開放式對話為針對精神病發作時所設計的危機對話,它會在二十四小時內集結相關的醫護人員、心理人員、個案、個案重要親人等進行開放式的對話,大家共同去看到底發生了什么,允許復調多元性的聲音(polyphonic voices)出現,每個人的聲音、想法、擔憂都可以表達,尤其當個案有妄語(psychotic speech)的現象時,大家甚至會為妄語的聲音創造一個空間,因此個案在一個受人尊重的空間,開始可以安全地表達他/她的想法。
 
  在開放式的對話空間里,被回應、被聽見是主軸,因此會議不會快速做出定論或決定,而是創造開放的會談環境。在亞科與其團隊多年的工作與研究中,發現病人住院率明顯降低,能更穩定地回到工作,用藥率下降,而且癥狀也緩解許多。
 
  因為這些明顯的效果,目前芬蘭全國許多精神醫療單位都采用開放式對話,歐洲許多的國家也陸續運用這種方式來進行精神醫療。亞科提到開放式對話最重要的目標就是要恢復對話空間和創造對話空間,病人、重要關系人能跨界共同對話,尤其病人的聲音在此空間中能被好好聽見,好好的被回應。在近年的一場國際會議中,亞科對著現場所有的參與者,有感而發地說:“其實我們和有精神科議題的人都是一樣的”(We are just like them!),看到亞科這種對人的深刻尊重,讓人內心激蕩不已。
 
  三、本書目錄:
 
  1推薦序一 對話哲學與實踐的極致
 
  2推薦序二 自從我們是一場交談/並且互相聽到起
 
  3推薦序三 與他者對話
 
  4序言:本書的目標與主題
 
  5第一章 聆聽案主的陳述,你就不會再心存定見(1)
 
  6第一章 聆聽案主的陳述,你就不會再心存定見 (2)
 
  7第一章 聆聽案主的陳述,你就不會再心存定見 (3)
 
  8第二章 擔憂及早期對話(1)
 
  9第二章 擔憂及早期對話(2)
 
  10第二章 擔憂及早期對話(3)
 
  11第三章 對話作法的途徑:開放式對話(1)
 
  12第三章 對話作法的途徑:開放式對話(2)
 
  13第三章 對話作法的途徑:開放式對話(3)
 
  14第三章 對話作法的途徑:開放式對話(4)
 
  15第四章 研究上的安排成為了第一線作法(1)
 
  16第四章 研究上的安排成為了第一線作法(2)
 
  17第四章 研究上的安排成為了第一線作法(3)
 
  18第四章 研究上的安排成為了第一線作法(4)
 
  19第四章 研究上的安排成為了第一線作法(5)
 
  20第五章 與他者對話(1)
 
  21第五章 與他者對話(2)
 
  22第五章 與他者對話(3)
 
  23第六章 生命是對話音樂:交互主體性
 
  24第六章 生命是對話音樂:交互主體性(2)
 
  25第六章 生命是對話音樂:交互主體性(3)
 
  26第六章 生命是對話音樂:交互主體性(4)
 
  27第七章 如何使多方參與之對話中的回應具有意義(1)
 
  28第七章 如何使多方參與之對話中的回應具有意義(2)
 
  29第七章 如何使多方參與之對話中的回應具有意義(3)
 
  30第八章 對話性的工作文化(1)
 
  31第八章 對話性的工作文化 (2)
 
  32第八章 對話性的工作文化(3)
 
  33第八章 對話性的工作文化(4)
 
  34第八章 對話性的工作文化(5)
 
  第八章 對話性的工作文化(6)
 
  三、精彩內容:
 
  『開放對話•期待對話:尊重他者當下的他異性』第五章與他者對話2
 
  誠摯的關心可以促進溝通
 
  在前述的精神治療案例中、在瑞典監獄的社工服務中、以及在布雷西亞學校的教學中,我們都看到耐心和時間的必要性。然而,互相尊重的關系——這種關系視他者為我們必須認真看待的有血有肉者——隨時都有可能突然出現。虛構但提供深思的影片《非關男孩》就呈現了這一點。
 
  過著嬉皮式生活的單身母親有個非常不快樂的兒子。男孩沒有朋友,只有想偷他東西的同學。母親企圖自殺未果,男孩則認識了一個三十八歲、不喜歡工作、但喜歡追求女人的單身男人。他對小孩沒有興趣,但男孩就是喜歡去找他,他們最終還是成為了朋友。有次男人為男孩買了雙新球鞋,因為他的同學偷走了他的舊鞋。母親并不知道兒子常去找這男人。她在最后知道時非常氣憤,拖著兒子到男人和其妹妹用餐的餐廳去找他。她用盛怒的口吻要男人解釋他跟她兒子來往的目的、他為何要買禮物給他、他為何從不把她兒子找他的事告訴她。吃驚的男人站了起來,也一樣憤怒非常,大叫說他不知道男孩沒把找他的事說出來。他繼續指責母親不照顧兒子、只想到自己、還要男孩照她的生活方式過日子。當時情況很混亂,但在男人大發脾氣后,母親突然變得稍稍安靜下來并開始聽他說話。她坐了下來,并說她現在看到自己是怎么對待孩子的、自己怎樣對孩子不理不睬。他們開始展開對話。
 
  即使當時母親和男人、他妹妹和女侍之間都有嚴重的沖突狀況,對話空間在戲劇效果極佳的大發脾氣場景中還是被打了開來。在大發脾氣時,男人和母親都充滿情緒,都全神投注在此時此地。他們在此時此刻顯露了自己對男孩的真誠關心;是他們臉上的關心表情導致他們開始聽對方說話。沖突突然間化解成了愿多了解對方觀點的心情。母親問男人她該怎么做。
 
  在專業人士和案主/家人/學生打交道的情況中,像影片中一樣大發脾氣或許無從帶來對話性,但至少有一點是相同的:誠摯的關心。如果專業人士興趣缺缺或覺得事不關己,他/她雖企圖表現出關心的模樣,他/她聽起來、看起來、感覺起來仍像在做假。如果漠不關心的專業人士做出傾聽的樣子、想使他者覺得被聽見而生出自信來,這番企圖還是難有可能傳達真誠對話關系所能傳達的溫暖火花。沒有一個“對話方法”會為我們提供捷徑。我們無法抄快捷方式去無條件接納他者(無論雙方意見相合與否),但也不會為了這目的有必要去爬山涉水。我們認為,出發點就在于承認并尊重他人獨特的他異性。如果我能明白連我生命中最親近的人都無法、永不可能跟我有一樣的想法和感覺(不管我在關鍵時刻如何企求和嘗試),我就能欣賞他們的他異性并對之感到好奇。雖然我將可能更了解他們,但他們將會有所改變——而我自己也將如此。對話的必要性和可能性是永遠不會消失的。
 
  對話在此時此地被創造出來
 
  社工茱蒂絲•華格納在瑞典監獄所做的事情讓我們看到:如何在他者以往行為無法被人接受的情況中創造對話空間。責難的姿態非??赡荜P閉通往同情心和責任感的大門。接納他者的當下所是并不等于接納他或她過去的行為或看法。但大家擁有的就只有當下此刻,而且對話空間也只在當下此刻被打開或不被打開。你以自己的當時所是出現在場景中,他者也一樣;你們面對的是互相改變的可能性。
 
  茱蒂絲用能提供不同看法的問題來啟動思考;認知治療師保羅•查德威克在耐心聆聽病人的解釋和幻覺后也做同樣的事。開放式對話中的治療師問的是開放性問題,期待/未來式對話中的主持人也是。開放性問題——提供共同思考之機會的問題——對意大利布雷西亞第二綜合學校來講也一樣重要。布雷西亞學校的老師認為,老師如果對自己所提的問題已經備有答案,這樣的問題便是“非法”問題。老師無法知道學生的想法,因此有必要去更了解他們的想法。
 
  表面看來,對話就是對談者在一問一答間彼此交換話語。但實際上對話性的本質是這樣的:對話中并不只有一個從事思考的主體,所有參與對話的人才構成思考主體。在這層意義上,對話與獨白是對立的,因為后者視單一個人為行為引導者。在獨白關系中,說話者參照自己的想法來賦意義于事物,因而他/她根據自己的個人地圖來判斷每句話的真實性(Crowley,2001)。在對話關系中,說話者與周遭的社會場域相連,無時無刻不需要適應在場他人所說的話以及更廣的社會(與地區)情境,并在說話時為他人的答語保留空間。而在另一方面,答話者也不會用所言去為主題下結論或提出最終解釋或答案,反而會為討論中的主題打開更廣的視野。在對話中,重心是擺在差異上,也就是位于人與人之間、彼此想法碰遇的那塊空間。瓦倫廷•佛洛席諾夫說:“……有架構力及形塑力的主體不存在于人心之內(也就是說,不在內心的語碼材料中),而在人心之外”(1986,頁85)。在對話中,說話者和對談者開始共同擁有某些字義;正如佛洛席諾夫進一步說到的,這些字義同時屬于說話者和其對話者:“……字義位在他與其對話者間的界在線,但一部分仍屬于他”。說話者擁有一半字義,另一半則屬于其對話者,因此它永遠是雙方為了某次討論共同建立起來的東西。
 
  且讓我們“倒帶”重溫布雷西亞第二綜合學校的故事,以便再次強調這一點。學童們知道智障的女孩(姑且稱她為費德利佳)喜歡走來走去。他們也知道費德利佳不喜歡什么,并曾在一大張紙上列出她能做什么和不能做什么。這張列表起因于一聲嗤笑——有個學童用嫌惡的表情嘲笑費德利佳只會流口水。老師在回應時沒有指責這看法,反而問大家:費德利佳是不是隨時都在流口水?學童們立刻就發現費德利佳在不同場合有不同的流口水模樣,這讓大家開始討論她在不同時候是否可能有不同的感覺,最終更讓大家開始觀察、回想、注意和列出她實際上能夠做和不能夠做、她喜歡和不喜歡的所有事情。如第一章所述的,這一連串事情讓學童們也開始討論起自己能做和不能做什么,最后也讓他們開始思考“認識自己”是什么意思。這么重大的問題當然不會有明確的答案;連訂出幾個答案選項都會扼殺對話的。
 
  學童們繼續對話。新的促因導致新的思索(老師也很有技巧地把課程內容結合到這些主題上)。然而,重談某些主題并不等于重復同樣的思考,因為每一時刻都會創造新的語言。我們手邊只有當下時刻,是不可能復制過去的。即使相同的人見面討論他們之前討論過的相同事情,他們還是會為彼此在此時此地新造另種群組語言。社工茱蒂絲與囚犯繼續對話,與他們共同為新的場景創造新的群組語言。這就是對話性。每一時刻都是新的開始;在某一時刻開始前規定大家“應該”站在什么位置會使人無法發現他者此刻所在的位置。當然,我們可以提醒參與者他們之前談論過什么,但這并不應影響他們此刻的了解以及他們此刻的感覺。
 
  每一會談都會為參加者提供“對話空間于此時此地開啟”的可能性,但有個條件:即使無法接受他者過去的行為或看法,我們在此時此地仍必須無條件接納他者的當下所是。
 
  總結與往前
 
  我們將在第七章繼續談論“雜異音原則”以及復調會談的特色。在本章中,我們強調了對話性是以尊重他者的他異性為基礎。人永遠外在于他人,包括至親在內;就是這點使得對話成為必要和可能。然而,某種與外異性對立的因素也存在于對話和一般人際關系中:除了“外在于”他者,人們也會很大程度地“容納”他者。人有能力去感覺他者的感覺、有發揮同理心的能力——根本而言,也就是有能力去探視他人的感覺。此外,我們口中的每一字句都會根據我們對他人的預期邀請回應,因此字句中含有我們對他人的感受和看法。我們并沒有發送與接收訊息,而是預期與邀請回應、然后接收到邀請我們回應的回應。而且,人們會藉身體來反映彼此,不僅在觀察對方手勢時、也藉重要的大腦功能(在所謂的鏡面神經元中)在自己身上制造出類似的情感,使人與人的想法更加交織在一起。
 
  因此,對話性要求我們無條件接納他者并尊重其獨特的他異性——亦即尊重“無人能完全了解他者”的事實。在另一方面,對話關系——以及一般人際關系——會在互相反映情感、以致互生了解的雙者之間發生。
 
  鼓勵對話作法是我們在探討過程中努力以赴的目標。專業人員越能明了對話性的本質,他們就越能省思本身經驗并共同改進作法。在下一章里,我們將詳細分析開放式對話,目的在為讀者列出研究所得的重點。我們討論的課題是心理治療(psychotherapy),但其重點(即使需要稍作必要的變更)對于任何有志于對話的人際工作都具有重要性。
 
上一篇:《愛你想你恨你—走進邊緣人格的世界》(郝爾?史卓斯杰洛?柯雷斯曼)
下一篇:《佛洛伊德與女性》(保羅羅宏.亞舜 )
隱藏邊欄
真实处破女系列_可播放的亚洲男同网站_国产野外强奷农村妇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