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你想你恨你—走進邊緣人格的世界》(郝爾?史卓斯杰洛?柯雷斯曼)

  《愛你想你恨你—走進邊緣人格的世界》是第一本以通俗語言介紹邊緣人格的專書,具有不容忽視的重要位置。
 
 
  一、本書簡介:
 
  《愛你想你恨你—走進邊緣人格的世界》是第一本以通俗語言介紹邊緣人格的專書,具有不容忽視的重要位置,不只可作為精神科醫師、臨床心理學家、兒童發展專家、心理及家庭治療師、協助戒酒與戒毒的諮商師、宗教輔導人員、飲食疾患治療師、壓力諮商師等相關專業人士參考,更可為患者、家屬、社會大眾打開一扇理解之窗,減輕相處過程中的挫折與艱辛。
 
  二、作者簡介:
 
  杰洛.柯雷斯曼(Jerold J. Kreisman, M. D.),精神科醫師,也是邊緣性人格疾患的專家,《愛你,想你,恨你》是一書公認是精神醫學領域相關邊緣人格的經典學術之作。郝爾.史卓斯(Hal Straus),醫療保健作家,作品散見各雜志專欄。
 
  三、精彩內容:  第二章 混亂與空虛
 
  “他們是如此善變,原本愛一個人,毫無保留;瞬間翻臉怨恨,也毫無來由。”
 
  ——湯馬斯•希德漢(Thomas Sydenham),十七世紀英國醫師,這里描寫的歇斯底里癥(hystericks),相當于今日的邊緣性人格疾患。
 
  長達二十多年的模糊病史
 
  “我有時想,自己是不是被惡魔附身了?”在大醫院精神科擔任社工人員的凱莉說:“我搞不懂自己,只知道邊緣人格使我排斥所有的人,我非常寂寞。”
 
  凱莉于1983年診斷出邊緣性人格疾患,在此之前,她曾接受各式各樣的治療,服藥、住院,前后共達二十二年。她的病歷就像是一本磨損的護照,上面蓋的章,記錄了所有她曾“游走過的”精神醫學領域。
 
  “我進進出出醫院好多年,但從沒半個醫療人員能了解我,知道我所經歷的是什么。”
 
  凱莉的父母在她還是嬰兒時就離婚了,九歲以前一直由酗酒的母親撫養,之后進入寄宿學校住了四年。
 
  二十一歲時,她因為心情沮喪到不得不求醫,被診斷患有憂郁癥而接受治療。幾年之后,她的情緒開始又起大落,被診斷為雙相情感障礙癥(bipolar disorder,又稱為躁郁癥〔manic-depression〕),并開始接受治療。這段期間,她一再服藥過量,還割了手腕好幾次。
 
  “我割腕,又呑食過量鎮定劑、抗憂郁劑,或是任何我正在服用的藥,”她回想著說:“那簡直變成了一種生活方式。”
 
  二十五歲左右,她開始有了幻聽,并有嚴重的被害妄想。這時她第一次住進醫院,所得到的診斷是精神分裂癥(schizophrenic)。
 
  之后,凱莉因為胸口劇烈疼痛,多次住在心臟??撇》?,診斷結果還是與焦慮有關。她曾有過幾次暴食和厭食,每次為期幾周,當時的體重變化可高達將近三十公斤。
 
  三十二歲時,她被任職同一家醫院的醫師強暴。不久之后,她回到學校念書,并與一位女教授發生性關系。四十二歲之前,她病歷中滿滿的診斷,幾乎包括所有可以想到的疾?。壕穹至寻Y、憂郁癥、雙相情感障礙癥、慮病癥、焦慮癥、厭食癥、性功能障礙,以及創傷后壓力疾患(在經歷了強暴事件后)。
 
  盡管受這些心理與生理問題干擾,凱莉在工作上仍表現得相當優異。雖然時常換工作,但也完成了社工系的博士學位,還在一所小型的女子學院教過一陣子的書。
 
  不過,她在人際關系上卻有嚴重的問題。“我與男人僅有的幾次交往過程中,都遭到性虐待。有些男人想跟我結婚,但我有很大的心理障礙,沒辦法忍受肉體的接觸和日漸親密的關系,那會讓我想要逃跑。我訂過幾次婚,最后都必須解除婚約。我不能想象自己成為某個人的妻子,那很不切實際。”
 
  至于朋友,凱莉說:“我非常自我中心,會直接將自己的想法、感受,知道或不知道的全都說出來,我很難對其他人有興趣。”
 
  經過二十多年的治療,凱莉的癥狀終于被診斷為邊緣性人格疾患。她行為功能上的障礙,起因于根深蒂固的人格特質,是屬于人格或“特質”的疾患,與先前診斷為某種臨床患疾(state disorder)較無關連。
 
  “身為邊緣人格者,最難忍受的就是空虛、寂寞,以及強烈起伏的情緒。”她指出:“行為極端到自己都很困惑,有時候我不曉得自己的感受到底是什么,不知自己到底是誰。”
 
  當醫療人員終于比較了解凱莉的病情之后,開始采取一貫的治療。藥物對急性癥狀很有幫助,也可以使自我意識不再中斷、渙散,同時凱莉也承認藥物治療仍有局限。
 
  在精神科與其他科醫師的協助下,凱莉了解到自己身體的不適與焦慮有關,因此不再進行不必要的醫療檢驗、藥物治療和手術。她也開始接受長期的心理治療,針對的是她依賴的習性,同時試圖穩定她的自我認同與人際關系,而不再是無止盡的急診治療。
 
  四十六歲的凱莉必須認清,以往那一整套行為模式不足為取。“我不能再以割腕、吞藥或住院的方式來回避問題,我發誓要活在現實中面對問題。但我得說,現實世界是個恐怖的地方,我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能做到,或者說,我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想’這么做。”
 
  邊緣人格是人格疾患的一種
 
  凱莉經歷了精神醫學和生理醫學上的各種癥狀與診斷,這段混亂的旅程中所夾雜的困惑與失望,也正是每位患者與專業人員共同的經驗。也許有人會說,凱莉的故事是極端的特例,但不可否認,此時正有數以千計的人有著與凱莉類似的困擾,受憂郁或毒癮之苦,或面臨人際與親密關系的問題。如果能早一點正確診斷出凱莉的疾患,也許她就不會那么痛苦與寂寞。
 
  邊緣人格者因復雜的癥狀纏身,生活受到嚴重干擾,但直到最近,精神科醫師才開始了解這項疾患,得以有效治療。什么是“人格疾患”?邊緣人格的范疇以何為界?邊緣人格與其他疾患有何異同?邊緣人格的癥狀在精神醫學的整體架構中如何定位?這些問題對精神醫學的專業人員來說都很難回答,特別是這個疾患是如此捉摸不定、自相矛盾,在精神醫學理論上的發展又非常奇特。
 
  邊緣人格這種人格疾患與其他疾患的不同之處在于,邊緣人格者具有一組根深蒂固的人格特質。這些長期形成的特質僵固而不具彈性,導致患者采取不當的思考、行為與應對的模式。
 
  邊緣人格是《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四版》(DSM-IV)所列的人格疾患之一。依照該手冊第四版中的專業用語,人格疾患被歸類于第二軸向(Axis II)之下(詳細的分類,參見附錄一。譯注:《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所設計的診斷準則是一套多軸向的評估系統,每一位精神疾病患者都應從五個層面來進行診斷。這五個軸向分別是臨床疾患〔可能為臨床關注焦點的其他狀況〕、人格疾患與智能不足、一般性醫學狀況、心理社會〔psychosocial〕及環境的問題,以及功能的整體評估。)
 
  相反的,第一軸向之臨床疾患通常不像人格疾患這般持久。例如憂郁癥、精神分裂癥、厭食癥、酗酒或毒癮等臨床癥狀,通常發病的時間有限,也僅限于病發期才會出現。癥狀可能突然出現,但當病患回歸“正常”之后,癥狀就解除了。這類疾患通常與生理機能的失調有直接的關系,基本上藥物治療有一定的效果。
 
  人格疾患的癥狀就是一種人格特質,比較持久,要改變也比較緩慢。一般來說,藥物對這類疾病的療效較小,主要的治療方式是心理治療,但其他的療法(包括藥物)也可能減輕某些急性癥狀,像是嚴重的情緒不安或憂郁等等(參見第七章)。邊緣人格或其他人格疾患通常是屬于第二階段的診斷;初步診斷出明顯具有某種精神狀態疾患之患者,在分析其行為模式背后的人格特質后,可能得出人格疾患的次級診斷。
 
  相較于其他種類的疾患:由于邊緣人格的癥狀常具有其他病癥的外貌,也常常結合其他疾病,所以臨床醫療人員在評估患者病況時,經常忽略要把邊緣人格納入重要的考慮。結果就像凱的例子一樣,邊緣人格者常不斷被轉診,經由無數的醫院和醫師診治,一生中被貼上各式各樣的診斷標簽。
 
  邊緣人格與其他疾患并存的方式:第一,當邊緣人格與臨床疾患(第一軸向)同時存在時,邊緣人格的癥狀可能被遮蔽,例如,可能被比較明顯、比較嚴重的憂郁癥狀所掩蓋。當患者接受抗憂郁藥物的治療后,邊緣人格的特質也許就會出現,這時才會被視為根本的病因,才能判斷有進一步治療的必要。
 
  第二,邊緣人格的發生可能與某一項精神疾患有密切的關聯,甚至是促成這一項疾患的原因。舉例來說,物質濫用(substance abuse,譯注:吸毒、酗酒等)或飲食性疾患的患者通常具有沖動、自毀的傾向與行為、人際關系的障礙、自我形象低落,以及喜怒無常的表現,但這些癥狀反映的可能是邊緣性人格疾患,而非第一階段的診斷所認定的、屬于第一軸向的臨床疾患。當然也有可能是長期酗酒導致性格改變,進而發展成邊緣人格;但比較可能的狀況是,患者先發展出人格疾患,之后才導致酗酒……
 
上一篇:《哲學與精神分析的對談》(德拉特/維勒謝著)
下一篇:《開放對話?期待對話:尊重他者當下的他異性》(亞科賽科羅/湯姆艾瑞克昂吉爾)
隱藏邊欄
真实处破女系列_可播放的亚洲男同网站_国产野外强奷农村妇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