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志紅:想做好一件事,你得有點戀愛的感覺

  2020年了!祝大家新年快樂~

  在跨年之際,觀察到身邊有兩類人:

  有一類人感到焦慮,去年想做的事還沒完成,卻馬上又要為下一年做新的規劃;

  而另一類人覺得自己過去的一年過得充實且充滿新的驚喜,新的一年也躍躍欲試。

  如果我們仔細觀察周圍的人,幾年過去了,那些看著低調的人實現了逆襲,而有的人只是變老了一點而已。

  就如武志紅老師說的:時間對一些人來說是一種「祝?!?,而對另一些人來說卻是「詛咒」。

  這不禁讓人好奇:

  是什么讓一些人越年長越值錢?

  又是什么讓另一些人越年長越落魄?

  今天分享的主題,是武老師在公司內部,反復對我們強調的一件事——去建立深度關系。

  這幾乎決定著,你會變成哪一種人。

       一、
時間總是不夠用?

  你的身邊有沒有這樣的一類人——他們時間總是不夠用?

  而且他們承諾工作的時候信誓旦旦,但一進入工作就東張西望。

  寫文章寫著寫著就去找吃的了;

  做策劃,寫下策劃書三個字后就開始刷微博了;

  要開會,報告做不完又把會議延后了……

  不只是工作,生活也如此。

  前段時間,GQ出了一組有趣的漫畫,把現在年輕人洗碗、健身、看書的困難畫得很真實——

  買菜5分鐘、做飯30分鐘,洗碗可以無限期延長;

  健身,辦卡5分鐘,買課5分鐘,結果每次都有不去的理由;

  看書,營造氛圍花很多時間,但每次都停留在第一頁。

  為什么會這樣?

  其實是因為要做的事情對他們來說“太難”、“太大”,不好下手,一碰就難受。

  這時候為了讓自己好受點,他們去刷網頁、看新聞……做點容易做的、瑣碎的、被動的事情來消磨時間。

  如果你也總處于狀態,意味著你正在拒絕「投入」,選擇「漂浮」。

  這種漂浮,讓人產生一種感覺——我在掌控,我在選擇。

  一點點漂浮可以讓我們喘口氣,緩解焦慮,幫助我們重獲信心,投入到那個太大、太難的事情。

  但總是在漂浮的人,有兩種后果:

  一是累,二是一事無成。

  為什么會累?

  因為沒有成就感。

  真正產生幸福感、成就感的,是持續的投入,而不是持續的漂浮。

  就像《心流》都作者米哈里說的:真正讓人快樂的是工作,而不是休閑。

  在持續的漂浮中,時間帶給你的不會是成長,而只會是詛咒。

  因為隨著年歲增長,你的體力會下滑,感受力會鈍化,就像《摩登時代》里的卓別林演繹在流水線上機械化的動作,年老者體力跟不上,最后得到就只有被淘汰。

  二、什么是投入?

  投入即持續專注于一件事情。

  這意味著你跟這個事情建立了深度的關系。

  當你能和工作、生活建立深度關系時,你會發現,效率極大地提高,你的時間好像多了非常多。

  當你還能砍掉各種不情愿、不必要的事情時,你和你主動選擇的工作、生活的關系,就變成了一個超深度關系——它們是一個很少被切斷的連續體。

  這種連續感給了一種很深、很美妙的感覺,于是你情愿主動地工作和生活。

  它們本身,就是一種獎勵,你甚至無須額外的獎勵。

  更好的說法,是蔡志忠的。

  他說:完整的一個小時,它的價值不是兩個半個小時的累積;

  而四個十五分鐘,它們更沒法和完整的一個小時比,甚至是毫無價值。

  持續投入的時間,它的價值的增長,是幾何級數的。

  如果你能持續十個小時的持續專注,它的價值,就是半個小時的千萬倍級別。

  村上春樹說:我絕不允許別人打亂我的節奏。

  就像一個歌手,當節奏被打亂,那首歌就不能很好地唱下去了。

  就算唱,也不符合自己心中的水準,所以你自己也會不喜歡。

  如果把關系深度,看作是空間,那就意味著,當這個空間被極大延伸時,時間的價值也變得極大。

  因此,一個能持續專注投入的人,他擁有的時空,是浮在水面上的人所不能比的,甚至都是后者無法想象的。

  人與人的差別,也許沒有哪種差別,比這個差別更關鍵了。

  不過好在,關系深度,是我們每個人都可以主動去掌握的,雖然它很不容易。

       三、
很多家長破壞孩子的投入:

  但現在很多家長,從小就在破壞孩子的這種投入。

  比如前段時間引起關注的量子波動速讀法,報名的父母企圖通過快速灌注知識的方法讓孩子變成天才。

  但實際上,他們這么做會把孩子搞傻。

  天才和精神分裂有點像,都是信息海量涌入。

  但,天才能用智識理解這些信息,而精神分裂癥患者做不到,所以被這些信息吞沒。

  那樣的海量信息,如果沒經過智識乃至心靈的消化而涌入,人會崩潰。

  智識這個詞不太對,更準確的表達,是「自我」或「人格結構」能兜住這些信息。

  記得一集《奪寶奇兵》,講了七個水晶頭蓋骨,集齊了這七個頭蓋骨,就可以打開其中的一個知識庫,然后吸收進大腦。

  一蘇聯女特工實現了這一點,但當知識源源不斷地涌入她大腦時,她炸掉了。

  投入的前提是「自我」或「人格結構」足夠穩定。

  我最近常使用的基本隱喻,每個人的內部世界即是「我」,外部世界即是「你」。

  我和你之間有邊界存在。

  你的信息的涌入,要得到我的許可,并且涌入后,我能消化和容納,這樣我就會被增強。

  相反,如果你的信息的涌入太海量,我不能消化和容納,我就可能會被撐裂。

  特別是,當你的信息的涌入,沒有經過我的許可,而是入侵式的,那我就會體驗為這是敵意的信息,我會有對抗,這份敵意乃至對抗,就會引起內耗或沖突。

  入侵越嚴重,信息越多,沖突就越激烈。

  這也是為什么,當強勢父母用蠻勁給孩子灌輸知識時,容易把孩子搞傻。

  他們越使勁,孩子越要對著干。

  這是為了守住自己的邊界。

  我推測,那些真正過目不忘的人,例如比爾蓋茨,這不僅是智商高,還得有對應的人格結構。

  并且,當有這份人格結構時,還可以扭曲或破碎時空。

  即,因為「我」的智識與人格,可以與「你」的信息建立深度關系,當關系越來越深時,我和你之間會有心流產生,好像有一股能量或者什么,在你我之間乃至之外流動。

  當心流足夠大時,人會體驗到「無我」。

  不僅我消失了,你也消失了,同時很有意思的是,好像人又碰觸到一個更大的存在……

  心流,或者說超深度關系中,「我」為了保護自我而設立的邊界與防備消失了,信息可以徹底融入。

  不僅如此,好像事物的本質會自動顯現,所以有些超出普通信息的本質性東西會涌現,這時人不僅接納了海量信息,還洞見到了本質。

  所以,你遠遠不是事半功倍,而像蔡志忠所說,能持續投入的十個小時,價值是二十個被打斷的半個小時的千萬倍。

  所以,一個人能自主性地,選擇打開邊界,歡迎信息涌入,然后感知到掌控,然后越來越放開邊界,歡迎更多信息涌入,乃至海量。

  不僅如此,他還持續在一個或幾個領域的海量信息中持續投入,這種連續性,會導致更可怕的質變。

  家境、外貌、社會背景乃至智商等等,都不是一個人能掌握的,但人有一個基本公平是,這個方法是誰都可以試著去掌握的。

  當然,最好是在童年,作為一個孩子,你的心靈基本敞開時,能在養育者這兒收獲這樣一份禮物,這樣你就一直在一個快車道上行走。

  雖然你是行走,而很多人是在奔跑,但因為你是快車道,所以最終你會贏。

  一個人特別是一個孩子,之所以能專注投入,是因為,他的感知,「我」和知識、游戲、寵物乃至各種事物的「它」建立關系時,我是安全的,因為有強大而可以信任的「你」的守護。

  但能有這份感知,最初是因為孩子先在與撫養者特別是母親的二元關系中,感知到,「你」是基本善意可信賴的。

  所以精神分析一再說,不要急著給孩子灌輸知識,養育者與孩子建立一個好關系,這比知識與技能,重要無數倍。

  好的關系,是穩定人格的基礎,而穩定的人格,是投入的基礎。

  當然,投入是一切的開始。

  雖然人格基礎打下了,但只有持續專注的投入,大門才會打開。

  不投入就什么都不會有。

       四、
投入的回報:

  投入地去做一件事,投入地去愛一個人,幸福就會降臨。

  幸福,只是投入于深度關系的副產品而已。

  深度關系是根本,而持續是關鍵。

  太多時候,我們不能持續,是因為,我們接受不了兩種看起來有點壞的東西:

  “我不行”

  “我不好”

  自戀是人的根本屬性,它的兩種基本表達就是「我行」「我好」。

  即,在人性的坐標體系的縱軸——力量維度上,我處于高位;

  在人性的坐標體系的橫軸——情感維度上,我處于左側的正分。

  武志紅手繪圖

  當你只想要正能量時,必然意味著一旦有負能量出現,你就不能持續了。

  例如,在一門課的學習中,你一直考九十分的高分,這讓你感覺很好,你得到了正反饋,于是一直投入其中,可有一次,你考了六十分,這打擊了你,讓你體驗到「我不行」。

  你必須能接受這一刻的打擊,將它體驗為「我這一次不行」,而不是「我這個人在這一門課上不行」。然后你才能持續。

  如果你想徹底不要這次打擊帶來的體驗,那就意味著,你不能在這一門課上持續投入了。
 

  重要的人際關系也一樣。

  你只想要和諧、幸福的正能量,這意味著「你好我好」;

  而一旦有沖突出現,你對對方有了恨意和不滿,你體驗到「你不好」或「我不好」。

  這份體驗帶來的所謂負能量,你得愿意接受,并能在關系中得以呈現。

  關系要能容納這份負能量,這份關系才能繼續。

  如果你不想要這份能量,或者關系不能容納它,那么關系在這一刻,就斷裂了。

  或者關系在此結束,或者關系表面上在維系,但這份能量斷了,你能體驗到,這份情感有了疏離。

  當這種疏離太多,這個關系的持續就意味著被破壞了。

  這兩者常常聯系在一起,即,當關系能容納「我不好」「我不行」時,不僅關系可持續,我也體驗到自己的心靈得以持續存在。

  例如,一位女子,突然一段時間想墮落得整天刷瑪麗蘇韓劇。

  過去這份能量出來時,她覺得自己是不被接納的,于是這樣做時,她會充滿羞恥,會偷偷躲起來刷。

  但現在,她不斷在關系中體驗到被接納,身邊重要的人都對她說:就算是墮落,這份墮落也很自在美好啊,你可以享受其中。

  這份感覺先只是聽到,而后逐漸深入她內心,終于她可以在關系中自在地墮落了,這份感覺,對一直有苛刻要求的自己,簡直是太治愈了。

  并且沒有誰是永遠想墮落,她自己在這個位置上呆了一段時間后,就自動地想升到對「我很行」的追求上。

  人性渴求圓滿,當能量能在這個坐標體系的各個位置自在流動時,我們就有了一直可以持續的感覺。

  這份持續感,才會帶來各種存在。

  新的一年,愿你擁有深度關系。

上一篇:Scott Barry Kaufman:九大黑暗特征,構成人格黑暗核心
下一篇:楊素暉:心理減壓體操,應對PTSD創傷后應激障礙
隱藏邊欄
真实处破女系列_可播放的亚洲男同网站_国产野外强奷农村妇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