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心同安:所謂“真相”,只不過是“我”眼中的世界

  我們經常會被壓力,情緒困擾,雖然知道傷人傷己,
 
  但是臨事時似乎總還是深陷其中而無法自拔,
 
  這一生,會遇見很多人,經歷很多事,
 
  或是讓你歡喜,或是讓你受傷,或是讓你消沉,或是給你激勵。
 
  其實真正讓我們歡喜或者傷害我們的并不是事情本身,
 
  是我們對于這個世界的認知。
 
 
  有一個人,在下雨天搭乘公車,
 
  車上乘客擠得像沙丁魚一般。
 
  在不耐中,他突然覺得某個人的雨傘尖碰到了他的腳踝。
 
  當車子搖晃時,那雨傘尖就刺得更重,
 
  他心中的怒火逐漸升高。
 
  終于有了回轉余地,他憤怒地以皮鞋頂開那刺人的雨傘尖,并轉身以最嚴厲的表情怒視那個「不長眼」的乘客。
 
  結果,他發現對方竟是一個盲人,刺到他腳踝的并非他想象的雨傘尖,而是她的拐杖!
 
  他心中原本難以扼抑的一股怒火突然消失無蹤,而腳踝似乎也不再那么疼痛了。
 
  為什么整個感覺會突然轉變呢?
 
  沒錯,是想法變了。
 
  當他發現對方是個盲人時,他的「想法」變了,隨之「感覺」也就轉變。
 
  所以,傷害自己的并不是事情本身,而是我們對事情的看法而已!
 
 
  問題是,人們對事件的看法是怎么產生的呢?
 
  從事件發生到看法形成,這中間又經歷了什么?
 
  我們如何改變自己的想法呢?
 
  北宋大文豪蘇東坡到大相國寺拜訪他的好友佛印和尚,恰值佛印外出,
 
  蘇東坡無意間看到了禪房墻壁上留有一首佛印題的詩,其詩云:
 
  酒色財氣四堵墻,人人都在里面藏。
 
  誰能跳出圈外頭,不活百歲壽也長。
 
  蘇東坡看后,另有所思,就提起筆來在佛印的詩旁邊附和了一首:
 
  飲酒不醉是英豪,戀色不迷最為高;
 
  不義之財不可取,有氣不生氣自消。
 
  又一日,宋神宗趙頊(xū)在王安石的陪同下,來到大相國寺游覽,他們看到了佛印和蘇東坡的題詩,感到頗有趣,神宗就對王安石說:“愛卿,你何不和一首?”王安石何等高才,他隨即應命,揮毫潑墨,寫道:
 
  無酒不成禮儀,無色路斷人??;
 
  無財民不奮發,無氣國無生機。
 
  宋神宗也乘興題寫了一首:
 
  酒助禮樂社稷康,色育生靈重綱常;
 
  財足糧豐家國盛,氣凝太極定陰陽。
 
  這是一組關于酒色財氣的妙趣橫生的組詩,
 
  由于作詩的人所處的立場和格局不同,
 
  對于同樣的酒色財氣四種事物也就產生了截然不同的評價。
 
  佛印和尚的詩從證悟佛家之空性來談,提倡完全和酒色財氣相絕緣,出離世間,是佛家的出世思路,是內圣之法門。
 
  蘇東坡的詩強調對待酒色財氣關鍵是把握一個度,中庸之道。是從儒家個人修身方面來談,也屬于內圣之法。
 
  王安石和宋神宗則從酒色財氣對國家社稷的正面作用方面來談,肯定了酒色財氣中所蘊含的積極因素,一個是賢相的眼界,一個是王者的格局。
 
  認知不同,感受不同,
 
  故此一人一道,所以萬事萬物沒有對錯,只是我們的角度不同,結果不同!
 
  如果執著于自己的角度,
 
  將會落于一種二元對立,以己意強人意,傷人傷己。
 
  反之,如果轉換一種認知模式,以一顆接納賞識之心,
 
  你將會看到一個更加豐富的世界,品味更加精彩的人生。
 
  大家可能都聽到過尼克的故事,
 
  他打出生時就沒有四肢,只有軀干和頭,雙腿只剩一個“小雞腿”,
 
  他不能走路,不能拿東西,連吃飯、上廁所這種事都要依賴別人。
 
  他的模樣甚至連他的父母都無法接受,直到半年后,他的媽媽才敢抱他,逗他玩耍。
 
  絕望至極的他曾經把頭沉在浴缸的水中,試圖淹死自己。
 
  在最后一刻,他腦海中浮現出父母在他墳墓前哭泣的樣子,
 
  于是他又翻過身來,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自語道:“我辦不到。”
 
  靈魂深處,他聽到了耶穌的回應:
 
  “不是你父母做錯了什么,也不是你犯了罪,只是要在你的身上顯出上帝的作為來!”
 
  終于,一種從未體驗過的平靜掃過他的心頭,
 
  他如嬰兒般慢慢地睜開雙眼,重新去認識這個世界。
 
  如今,尼克不僅可以自理生活,學會了打字,游泳…還收獲了愛情。
 
上一篇:一青舍:每一個情緒穩定的人背后,都是高情商和大格局
下一篇:許映凌:去看心理咨詢的學生就比其他學生更有問題嗎
隱藏邊欄
真实处破女系列_可播放的亚洲男同网站_国产野外强奷农村妇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