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志紅:關于“創造”主題的回顧

  我們專欄講述了“命運”、“自我”、“關系”、“動力”、“思維”、“身體”、“情感”、“覺知”、“空間”和“創造”這十個大主題,這節課我們來對“創造”這個主題進行一次復盤。
 
 
  首先說明一下,在這一章的課程中我也有了創新。原本這一章是在講創造力,但講著講著我發現最大的創造是按照你的意愿去活。這樣一來,我們又緊扣了大主題——“擁有一個你說了算的人生”。
 
  我甚至想說得更絕對一點:只有一種生活值得過,那就是過你想過的生活。
 
  說這句話的時候,以及寫本單元內容的時候,我一直很想寫一個故事,但最終還是沒把這個故事寫到文章中,現在補充一下。
 
  這個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位女企業家,她多年前就有億萬身家,算是成功人士,可她的人生總有一種很深的空虛感和遺憾感,她回顧自己一生,發現任何時候做選擇,如果有一個是她喜歡的,有一個是公眾認為對的,那她必然是選擇后者,而從來沒有選擇過前者。
 
  例如讀書時,她很想考藝術類院校,她在這方面有天賦,但她最終還是選擇了普通院校。例如戀愛時,她愛一個人愛得如癡如狂,但她放棄這個人,選擇了另一個她覺得好控制的人。
 
  通過她的努力,她構建了一個在別人看起來堪稱完美的生活,她也認為這是一個完美的世界,可空虛感和遺憾感總在撕咬她。并且,最終是她認為好控制的丈夫提出了離婚,讓她的完美世界崩塌。
 
  通過各種努力,她終于逐漸地能去選擇那些她由衷熱愛的事物和人了,這時她才開始逐漸有了充實感。
 
  我還想到另一個故事,一位超級富豪,同樣也是擁有數百億身家,但在中晚年的時候,他瘋狂地愛上了一個人,然后才發現,他平生第一次體會到了什么是活著。
 
  這兩個人,他們雖然創造了財富這種價值,但卻沒有創造出意義感這種價值。
 
  不過我想,聽到這里你可能會想:如果擁有巨額財富,需要付出的代價是犧牲個人感覺,那我愿意。但我想說的是,我也見過那些遵從自己的感覺,而一直充滿熱情和創造力的富豪,他們的滿足感和意義感,是我們故事中的那兩位富豪遠遠不能比的。
 
  羅素說,須知參差多態,乃是幸福本源。愿我們每個人能追隨自己的心,過自己個性化的生活,這樣世界會顯得妖嬈多姿,也更立體、更美、更有創造力。
 
  創造,來自臣服
 
  這個單元一開始,我介紹了我的寫作方法,要點是寫作時必須要達成兩種感覺:一是我碰觸到了這個人;二是對這個人要有一種完整了解感。
 
  因此,在寫作前的準備階段,我不會先列提綱,而是先去了解這個人,搜集所有和他有關的資料,其實就是對這個人做調查研究,直到我心中感覺到對這個人形成了一種完整認識感之后才開始寫。
 
  這樣的做法,不是用腦袋去套事實,而是先放下頭腦的成見,沉到事實之中,然后從中升起一些感覺和判斷。
 
  這種做法的關鍵,是我有容忍模糊的能力。容忍模糊,是所有高創造力的人在他們擅長的領域內的共同特點。容忍模糊,是不急著用頭腦下判斷,太早追求確定性。
 
  創造力的敵人,是頭腦層面的自戀,是太把自己的想法當回事,擁有第一流才能的人,如約翰·列儂、邁克爾·杰克遜和愛因斯坦,他們都深深知道不是“我”在創造,“我”只是一個管道,好東西是經由“我”而來,不是由“我”而來。
 
  有著偉大頭腦的愛因斯坦,他的創造力秘訣是他非常善于做視覺化思考。對此,我使用弗洛伊德的初級思維和次級思維概念做了解釋。
 
  本單元的前三節課程,有些用戶覺得有點難度,因為自己可能從來沒有以這樣的方式做事情,而在第四節課程《最樸素的創新方法》中,我給出了看起來誰都可以學習的方法,那就是深入調查。不過,我和幾個見多識廣的朋友溝通這件事,大家一致的認識是那些平時難以直擊要害的人在做深入調查時,一樣也難以看到真相,容易流于表面的認識。所以創造力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臣服的動力
 
  本單元的第一節課《迪士尼的策略》中,我們介紹了迪士尼創始人華特·迪士尼的創新方法,把夢想家、現實主義者和批評者這三個因素分開。在我看來,其中的關鍵是把批評者的聲音給分開了。
 
  他人即地獄,如果總有一個批評者在,你的創造力會受損。而同時創造力的流動,又離不開他者的存在,所以有了第二節課《你在,我才能流動》。當確認有善意的“你”持續穩定地存在時,“我”就甘愿臣服于“你”,也因此可以臣服于各種存在,于是有了所謂創造力。
 
  我們需要知道,如果生命中,特別是在生命初期,一直有一個強有力的批評者存在會造成嚴重的后果。在講《內在的批評者》這一節課時,我特別講了一個讓我印象無比深刻的故事,一位女士對我說每次吃飯媽媽都逼迫她,而她18歲前一直和媽媽住一起,那就意味著她的生命中有至少兩萬次的被媽媽逼迫、批評發生,這嚴重切斷了她的通道。
 
  如果一直處于批評中,一個人就容易害怕創造,因為擔心自己的創造之物被毀滅,可我們需要去創造一個外在之物,通過創造這個外在之物,來修煉自己的內心。你所創造之物的尺度,常常就決定了你內在容量的尺度。
 
  提升你的挫折商
 
  本單元我們介紹了一個比較流行的概念:挫折商,也就是逆商(AQ)。
 
  前兩節課程,分別介紹了挫折商的四個因子:控制、歸因、延伸與耐力。它們都非常好理解。
 
  第三節課程我試著給挫折商引入一個新的因子——轉化。轉化就是能把挫折感這份死能量,吸納進來,再消化掉,并轉化成生能量。
 
  本來在策劃這一單元內容時,我只是想好好介紹一下挫折商的概念,但寫著寫著,我總結到挫折商高低的根本是自我堅韌度,而自我堅韌與否的關鍵,是一個人能否形成內聚性自我。
 
  有了內聚性自我的人,自我更堅韌,并且當巨大死能量來襲擊時,有內聚性自我的人,總有更多的心理空間,可以看到更多可能,因此更為靈活。
 
  在加餐中,我舉了很多例子,可以看到自我破碎的人,他們的自我都不能給他們的智商騰挪出更多空間,于是很容易干傻事。
 
  在問答中,我講了內聚性自我形成的秘密,它只能建立在“我基本上是好的”這種感覺之上,所以所謂的挫折教育,父母主動給孩子制造挫敗,是背道而馳。
 
  總之,人不是因為習慣了打擊而變得強大,而是因為形成了內聚性自我,所以才可以經受打擊,并且還可以將打擊帶來的死能量,轉變成生能量。
 
  最后一個單元中我講了三種枯竭,男人的中年危機、女人的生命危機和職業枯竭,這三種枯竭都是因為沒有呈現真實的自己,抓住真實的外在存在,進而沒能構建真實的關系。
 
  男人的中年危機,是沒有“生”一個事業或作品上的“孩子”,因此人到中年發現生命虛度時,會產生深深的恐慌。
 
  在《疾病的隱喻》這節課中,我講了一個特別的故事,被譽為“NLP第一人”的羅伯特·迪爾茨是如何通過使用“迪士尼的策略”,推動他母親的癌癥走向痊愈。這個故事的深層心理邏輯是迪爾茨的媽媽發現她的生命不是活給她自己的,而是活給別人看的,這種程度太重以至于她的身體想罷工。
 
  迪爾茨還說,疾病的英文“disease”,意思就是“不自在”,就是你沒有按照你的感覺而活。
 
  按照自己的感覺而活,聆聽自己內在的聲音,然后發現,所謂的“我”其實只是一個通向更大存在的管道,這是我們講的創造力的根本心法。要發現這個通道,必須從聆聽自己內在和尊重自己感覺開始,如果做不到這一點,這個通道也就沒法發現。
 
  這個向內的通道被切斷,最初都是因為養育者總想把他們的意志強加在你的身上,在本單元的問答中,我講了關于胃、關于飲食的一個基本矛盾:你到底是按照你的意愿將食物吃進胃里,還是養育者逼迫你按照他們的意愿進食。如果是前者,那意味著是做自己的開始;如果是后者,那意味著你常常會把別人逼迫的東西吸進胃里,這會被你的身體感知為“有毒”,因此胃部可能會出問題。
 
  一開始被養育者允許和鼓勵做自己,這是巨大的幸運,這樣的孩子很容易具有創造力。但根本上來講,這取決于我們自己的勇氣。
 
  最后我很想再說明一下:也許只有一種生活是值得過的,就是你想過的那種生活。
 
  溫尼科特說,順從是心理問題的開端,而創造性的生活是健康的表現。我想他講的也是同一個意思。
 
  愿大家都活出自己!
 
上一篇:武志紅:疾病的隱喻
下一篇:心靈119:世界上最頂級的心理學家們是如何看待人生的?
隱藏邊欄
真实处破女系列_可播放的亚洲男同网站_国产野外强奷农村妇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