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映凌:家長為何無法與孩子溝通?不妨看看咨詢中咨詢師和孩子在談些什么

  經常有家長問我問題,到最后就是問:我該怎么和孩子溝通,怎么說他才會聽?
 
 
  這樣的問題難以有滿意的答案,因為溝通是一門需要通過訓練的能力,不是幾句話就能教會的,哪怕是天生溝通能力特別強的,遇到一些特定的時刻也會溝通無效,另外,親子關系的溝通考驗的還不僅僅是溝通能力,而是互動中的情緒暗流。
 
  首先家長們帶著太多的焦慮,這些焦慮沒有緩解之前,他們是無法換一種方式去溝通的。
 
  其次,大部分家長都有一個做“家長”的面子、架子在那里,無法真正靠近孩子。
 
  再次,溝通中的最重要的要素:真誠。也是家長極難做到的。
 
  真誠需要放下身份與面具,真誠還需要你有能力覺察到自己的情緒(比如焦慮)。這三者混在一起,家長與孩子的溝通就變得猶為困難。
 
  作為咨詢師,溝通算是工作中的核心了,但也有遇到困難的時候,這時,我能做的就是真實與真誠。
 
  感謝案主,同意我如實呈現與他的工作內容。
 
 
  這次的咨詢延續著上次的沉默模式。
 
  問到無話可問,再沉默下去也不知道做什么時,我說:“說到這里,我也不知道再問你什么好,好像我也不知道說什么了。”
 
  沉默。
 
  “我不是說我不想和你工作,而是我不知道問你什么好,好像該問的也問了,你也很真實的回答我。我知道你不是故意不說話的,我知道你也是不知道說什么好。”
 
  他看著我,給了一個“嗯,我同意你說的”的表情,還是沉默。
 
  “所以,我……” 我笑著做了一個略有無奈的表情。
 
  沉默了一分多鐘,他突然跟我說:“我現在作息正常了。”
 
  “啊?” 我有點詫異。因為他之前的作息是非?;靵y的,有時下午三、四點睡覺,晚上十一點醒,然后開始玩游戲或者無所事事到天亮,困了就再睡一會;或者是半夜睡一會,起來一會……
 
 
  “你是怎么做到的呢?”我用了短程焦點療法中的提問方式。
 
  “就是困的時候拼命地忍住不睡,堅持到晚上才去睡。”
 
  “我感到驚奇,因為這真的不容易。” 我積極肯定地回應他,“你能再說詳細點嗎?” 我進行強化。
 
  于是他描述了是如何把時間調整過來,困的時候做些什么等等。
 
  “我聽到這個信息很開心。你知道為什么嗎?”
 
  他帶著疑問望著我。
 
  “因為我下個月有一個課程培訓要出差,我跟對方說把時間安排到周四和周五,這樣我就可以周二繼續和你工作,然而周三飛過去。”
 
  我看著他的眼睛,有光閃過。
 
  “我和你的約定在先,我安排其他工作會錯開這個時間,因為對我來說,這很重要。” 我再次強調,這是事實,對于連續工作的案主,我輕易不會改時間。
 
  他仍然望著我。
 
  “但是這次企業方有困難,因為他們周五無法上課。我猶豫了下,就定下來了。我想,看看到時能不能跟你把時間從下午調到早上,我們見面后我下午飛過去,但我還是有點擔心,因為你早上可能在睡覺,起床會很困難。” 他已經很長時間上午睡覺,下午起床,這也是抑郁癥的常見現象,所以,在我的咨詢計劃中有調整咨詢時間的部分——當治療聯盟建立時,來訪者愿意配合咨詢調整作息本身就是一個進步。
 
  我們相視而笑。
 
  “所以,你好像知道我的猶豫和困難似的,就把時間調整過來了,這樣,我們就可以保證一周見一次了。”
 
  他又笑了。
 
  PS.
 
  我非常能理解家長面對青春期的孩子不說話時的抓狂與無助,但這也不是少年自己的意愿和故意作對。因為陷入困境的少年內心有著巨大的自卑、焦慮、恐慌,他們不知道怎么表達(所以變成轉化為抑郁癥、強迫癥、休學等),這種狀態下家長無法與他們溝通是非常正常的。
 
  呈現一段交流內容,希望能夠讓你們有一點點了解,在特殊的情況下,溝通需要極大的穩定、靜心、耐心、技巧,當然,還有漫長的等待與真誠。
 
  在這段交流中,應用的技術主要是:此時此地+真誠。
 
  如實地表達當下的情況(比如困境:我不知道說什么),真誠地表達我的所思所想,我的擔心與我的開心。
 
  看似技術,其實也不是技術,因為它已經融于我與大部分人的交流互動中。
 
上一篇:拉康心理:我要不要從事心理咨詢和心理治療這個職業
下一篇:武志紅:職業枯竭
隱藏邊欄
真实处破女系列_可播放的亚洲男同网站_国产野外强奷农村妇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