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志紅:內聚性自我如何形成

  今天是我們專欄的問答時間,我先來解釋一個概念,再來回答一些用戶的問題。
 
  這個概念是內聚性自我(Cohesive Self),這是美國心理學家科胡特提出的概念,也有人翻譯為“核心自我”,但我覺得更準確的翻譯還是直譯為“內聚性自我”。
 
 
  所謂內聚性,意思就是你的自我有一種向心力,可以保證心靈的各個組成部分向內聚合,而構成一個整體。關于內聚性自我,科胡特有這樣一句描繪:在情緒的驚濤駭浪中,有一個內聚性自我穩穩地在那里。
 
  意思就是,當一個人形成了內聚性自我后,就可以經受情緒驚濤駭浪一般地拍打了。
 
  我有一個說法是,在內聚性自我形成前,一個人就像是環境的響應器,對別人的評價超在意,而努力調整自己,以爭取做到環境認同的最好。形成內聚性自我后,你仍然會對環境敏感,環境的變化會激發你的反應,但難以動搖你的根基。由此,你就有了從環境中跳出來觀察的能力。
 
  內聚性自我是怎樣形成的呢?它必須建立在“我是好的”這種感覺上。這種自戀感,是一種內聚力,可以將你關于自我的各種素材粘在一起。
 
  由此我們知道,對還沒有形成穩定自我的孩子來說,好父母的容器功能非常重要。所謂容器功能,就是孩子把事情做好后,認可他,孩子遇到挫敗后,支持他,這都是在說你是好的。
 
  反過來也可以說,對一個孩子動不動就進行批評,甚至主動提供挫敗感,這種挫折教育,根本是一條錯誤的路,它不會提高孩子的挫折商,實際上恰恰會降低孩子的挫折商。
 
  真要提升一個孩子的挫折商,就需要保護孩子的這種基本感覺——“你是好的”。
 
  前兩天,我在微博上發了一句話說:你事情做不好,都不是因為,你不好。
 
  這個簡單的句子,擊中了很多人,大家紛紛感慨這句話中包含的感覺,在各種環境中太難得到了。但這其實是高挫折商的精髓。
 
  本周問答
 
  @Wenting:
 
  高挫折商的人是不是更容易成為高創造性的人呢?因為背后都有一個牢固的自我和足夠大的容器,去承接和世界三元關系的各種變化和挑戰,并且可以接受洶涌而來的情感上的沖擊。
 
  武志紅
 
  之所以把挫折商這一周內容放到“創造”這個大主題中,就是想表達高挫折商和高創造力有一定關系。不過,我必須得說我沒有做實證研究,目前這樣說只是一種假設和推理,或者說是我個人持有的一種理解。
 
  更為精細地理解的話,我認為高創造力的人未必有高挫折商,但高創造力的人,如果不僅僅是要靈光一閃,而是想要完成一個產物,那高挫折商就很重要。
 
  @鋼閘門
 
  請問積極和消極歸因是否與全能自戀有關呢?當人形成了“我不是萬能的”這樣的想法時,會更加認同世界有其運行的規律。而當遇到了在“規律”這個框架下可以解釋的挫折時,就會減少對自己與外界的攻擊。相反的,具有全能自戀的人,在遇到挫折時,會將錯誤、責任自戀地歸因到自己,或是外部??梢赃@樣理解嗎?
 
  武志紅
 
  我覺得大致可以這樣理解。
 
  的確,從普通的現象上看,越是自戀的人,越容易有暴怒,這可以轉化成無助,既歸罪他人或歸罪自己,這會給嚴重自戀的人構成嚴重的阻礙。
 
  但同時我們也得看到,無數所謂成功人士,就是有極其巨大的自戀,他們會有嚴重的歸罪,而通常都是歸罪別人,以此來保護他們的自我,但自戀是驅動他們的燃料,而同時他們也有堅忍不拔的毅力,結果最后獲得了成功。
 
  所以說,挫折商的根本,還是自我的堅韌度決定的。
 
  @葉上樂初陽
 
  結合我自身的經歷,感覺挫折商的高低應該與周圍的環境有很大關系。如果周圍環境中高挫折商的人較多,或影響力較大,自己的挫折商也會受影響而提升;如果低挫折商的人多或影響力大,則自己的挫折商也會降低。后來又想,也許外部評價體系的人才會有這樣的反應,內部評價體系的人本身有一個比較穩固的自我,也就是老師說的內聚性自我,不會輕易受外界影響。
 
  因此,是否可以理解為,內部評價體系的人一般都有高挫折商,而外部評價體系的人的挫折商會因周圍環境的影響而變化呢?
 
  武志紅
 
  我覺得你的這個說法很有意思,這份理解也很細膩。
 
  我想應該是吧,內部評價體系的人,無論在什么環境下都有高挫折商,但環境的影響也會對一個人構成巨大影響。寬松的環境下,個人就有了更大的試錯空間,嚴苛的環境下這個試錯空間被嚴重壓縮甚至沒有。
 
  對挫折商低的人而言,當遇到挫敗后,去尋找能支持自己的人,這就是去尋找外部環境的支持。但如果外部環境中都是苛刻的人,那還不如憋在心里。
 
  這可以解釋為什么很多孩子在學校里被霸凌,回家卻不會對父母說,因為說給父母聽常常意味著他們會遭遇父母的攻擊,所以不如不說。
 
  @慧麗
 
  有沒有這樣的可能,一個人他在某些事情上挫折商高,在某個特定類型的事情上挫折商低?比如我,每次在感情上受挫都覺得自己一無是處,會低迷好一陣子,但是在其他事情的挫折上我總能很快振作起來,并能不斷的在試錯中前行。
 
  武志紅
 
  這是個很好的問題,我覺得肯定是這樣的。
 
  人極少可能是全才,對于絕大多數人而言,都是有一個或一些自己擅長的通道,在這些通道上,自己的生命能量得到足夠錘煉,因而具有高挫折商。所以相對而言,人都是在某些維度上有高挫折商,有些維度差一些。例如對我而言,我是考試機器,這方面我的挫折商很高,但在人際關系上,我的挫折商是很低的。
 
  同時,如果一個人形成了內聚性自我,那這個人的高挫折商就會波及到他生命中的每一方面,從這個角度上講,高挫折商的人可能在每一方面的挫折商都高于低挫折商的人,只是在不同方面,他還會挫折商高低的區別。
 
  @右手鏈
 
  積極的力量說到,幸福與否取決于心態,王陽明早年一直在追求格物致知,晚年卻鐘情于求諸本心。這些與老師在課程中所說的外部環境、外部關系對于人的內聚力、穩定性形成的重要性有沒有矛盾呢?
 
  武志紅
 
  王陽明龍場悟道時,領悟到“此心之外,更無他求”,然后對他而言,一切就可以“求諸本心”了。但是,在一個人沒達到這種級別前,是不能持有這種態度的,這時人還是活在“我”與“你”、與“它”的關系之間,還需要借助外部環境以及關系,來認識和淬煉自己的內心。
 
  @阿童木
 
  多維度的認知,應該就是多維度的自我1么?是不是可以這樣理解,學習武老師的課,或者說多維度的認知,可以產生多維度的自我1,可以在本我與超我之間修通很多橋,總有一座橋能走的舒服。這一座橋會讓你有一種體驗就是,本我沒有那么危險,超我沒有那么嚴厲,甚至于二者可以互相共存,所謂的修通自我,是這樣一種體驗么?
 
  武志紅
 
  不知道你說的多維度的認知,是不是隔壁吳伯凡老師專欄的觀點——“盲維”,所謂盲維,就是你少了一個維度,這個詞真的是非常有解釋力。例如我的考試軌道論之所以重要,就是因為在此之前,我處于“盲維”的狀態中,我只看到了我作為考生的感知,卻沒有認識到,考試是考生和考官的關系中的事,而當我能做到“從考官的角度看問題”時,我就增加了一個看事情的維度,然后出現了劇變。
 
  另外,梁寧老師的“產品思維”大師課,也是我經常向人推薦的課程,梁寧老師講到的“點線面體”概念,一下子拓寬我的思維。點就是零,沒有認知;線就是一維的,面是兩維的,體就是三維的,你是只陷入一個點,還是能從線面體的多維度去看事情,境界會完全不同。
 
  點擊試讀:吳伯凡·認知方法論 |《為什么說“盲維”是“認知升級”的重要概念?》
 
  @月迷情
 
  武老師,如果自己本身并不算是高延伸的情況,但別人總是以高延伸來對待自己該怎么辦呢?
 
  我在自家的小公司工作,公司的管理者是我的父親。在工作了幾年特別是經過學習您的心理學課,我發現這個公司就是滿足我父親全能自戀的一個場所。他對員工的要求是“不能反嘴”,為此還辭退過人。對所有的人都頤指氣使,經常為一些很小的事發很大的火。每當我有工作沒有做好,哪怕只是一個指出問題然后改正就可以的事情,他都會有一套說辭來教訓我,幾乎每天都會說我“整天管著干什么”,“這么點小事都做不好”,只要我反駁他就會特別生氣,以至于為了不讓他氣出病來,我現在很少跟他說話只聽著他說。
 
  這種狀況對我自己的心理狀態造成了很惡劣的影響,如果不是在得到學習,不斷的進行自我調整,我大概已經因為抑郁癥被送到醫院去了。雖然過去試圖跟他溝通,但他完全不理會別人的想法和感受,就像活在一元世界。我過去不覺得自己是個多受不得挫折的人,但這幾年已經被折騰的動不動就覺得自己沒用,是個廢物。
 
  這個小公司也不能離職,父親也六十多了,真怕說離職把他氣倒了,那就罪過大了。除了自我調整和忍耐,就沒有別的辦法了么?
 
  武志紅
 
  一位老板這么做時,他就是在嚴重侵略別人,并給別人構成了創傷,而作為被侵略者,這時人們能持有的反應是,戰斗、僵住和逃跑。
 
  這是老板說了算的地盤,戰斗難度很大,所以更多人選擇了逃跑,而你選擇的是僵住。
 
  你父親才六十多歲,你還有逃跑的機會,等他七十多甚至八十多了,你更是沒逃跑的機會了。
 
  至少你要知道,你是處于僵住的徹底無助狀態,任由父親擺布,這既是對你的不尊重,也是對你父親的不尊重,更是對你們父子關系的不尊重。因為,真正尊重的方式,就是讓真相呈現,讓你父親活在世界并不是完全如他所愿的真相之中,這樣他會啟動他的智慧和力量,去學習。如果你一味退讓,就是在對他說他是可以這樣活著的。
 
  但是,我在這里說說是很容易,你真正做到是非常不容易的,所以我建議你找一位靠譜的咨詢師,通過專業的幫助,渡過這一關。
 
上一篇:港大ICB營銷管理中心CMM:順勢“有他”,創勢“忘我”丨深度觀點
下一篇:中國心宇心理網:儀式感很重要
隱藏邊欄
真实处破女系列_可播放的亚洲男同网站_国产野外强奷农村妇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