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志紅:提升你的挫折商之延伸與耐力

     我們這一周的主題是“提升你的挫折商”,今天是第二講“延伸與耐力”。我們昨天講了挫折商的兩個因素:控制和歸因,今天我們繼續講挫折商的另外兩個因素——延伸和耐力。
 
 
  1)延伸(Reach)
 
  所謂“延伸”,就是你是否會自動將一個挫折的挫敗感延伸到其他方面。
 
  高挫折商的人,是低延伸,他們會將挫折的惡果控制在特定范圍之內,也就是挫折發生的所在范疇里,他們知道一個挫折事件只是一個挫折事件。
 
  相反,低挫折商的人,是高延伸,他們遇到一個挫折事件,很容易會產生“天塌下來了”的感覺,從而覺得一切都糟透了。這樣一來,挫折感就像瘟疫一樣延伸到生活和工作的方方面面,讓他們因為一個挫折而否定自己的一切。
 
  很多人會將工作中的挫折帶回家。他們在公司里受了同事或領導的氣,回到家后,就把郁積在心中的怒火發泄到伴侶或孩子身上,結果把家里也搞得一團糟,工作中的挫折感于是也“延伸”到了家中。
 
  而最大的延伸,是因為某一方面的挫折而全面否定自己。
 
  著名殘疾人作家張海迪的一番話是低延伸的典范,她說:“人就像一部機器,殘疾人就像部分零件損壞一樣,不能因此就把整部機器毀掉,那些能用的部分還是大有價值的。”
 
  美國職業培訓大師保羅·斯托茨認為,延伸是低挫折商的根本。低挫折商的人,他們不僅沒有辦法超越挫折,還會讓挫折感泛化到生活中的其他方面,最終搞得一塌糊涂。相反,高挫折商的人,會將挫折感嚴格控制在特定的挫折事件上,不讓它對自己的其他方面產生大的影響,接著去超越挫折。
 
  我的一位來訪者向我講述了她朋友的故事,令我印象深刻。她說,她的一位朋友,父母都是資本家后代,文革時只爸爸有工作,而家里有四五個孩子,雖然家里條件不好,但每月發工資時,媽媽都會買一點豬肉,煮一鍋白菜豬肉湯,美美吃一頓。她曾經被朋友邀請一起去家里吃,飯后,孩子們會熱烘烘、臭烘烘地擠在一起睡一覺,那是這家人最美好的回憶。
 
  我在微博上分享這個故事后,很多網友分享了他們的故事,一位網友的故事是這樣的:
 
  小時候家里破產,一向養尊處優的媽媽,開了一家早餐店,冬天起早生火時火燒到了臉,真是禍不單行,而媽媽內心仍然是堅定的,她總是在太陽下山后去買菜,說天黑了就嚇不到別人,所幸最后傷好了。即便在最困難的時候,媽媽也總會說,她一定有辦法,所以我很小就知道,內心強大與否,與財富無關。
 
  從這些故事中可以看出,挫折商高的人,即便災難連連,也能看到生命中積極的部分,而沒有被因災難產生的挫敗感給擊垮。
 
  但是很多父母是相反的,他們不僅不能控制延伸,相反,他們就是制造延伸的源頭。例如有一位媽媽,發現兒子數學成績不好,就給兒子報了一個數學補習班。兒子很累,有一天和媽媽商量說,他可不可以不上數學補習班。這位媽媽說可以,不過,數學上丟的分數,你要在你擅長的物理和化學上補回來。
 
  聽到這,我對這位媽媽說,我推測你兒子的物理和化學成績后來也下滑了。她吃了一驚說,的確是,你怎么知道的?
 
  我繼續問這個媽媽,你的這種手法,有沒有涉及到兒子的所有科目?她想了想說是。聽她這么一說,我接著說,我還可以預料,你兒子所有科目的成績都會變差。這又被我說中了。
 
  這位媽媽的做法,實際上是在要挾孩子,把一件事情上的沖突和挫敗,延伸到了其他領域,最終制造了嚴重的污染。
 
  補充一下,英文 Reach 這個單詞,翻譯成“延伸”很直觀,但也許更準確的翻譯是“污染”。
 
  2)耐力(Endurance)
 
  斯托茨認為,耐力是挫折商最重要的因素,在計算挫折商時,他給出的公式是:
 
  挫折商=控制+歸因+延伸+兩倍的耐力
 
  CORE=C+O+R+2E
 
  其中耐力的因素占了兩份,可見他對耐力的重視。
 
  斯托茨認為,高耐力是高挫折商的最明顯特征,“把逆境以及導致逆境的原因看成是暫時的,這種態度將使你的精力更加旺盛,更善于保持樂觀主義精神,也增加了采取行動的可能。”
 
  不過,斯托茨所說的耐力,并不是像老黃牛一樣的瞎忍受。他說,有些人因為怕得罪別人,所以習慣了忍受,這種忍耐力并不是他所說的耐力。他認為,高挫折商的耐力,是富有智慧的忍耐,是建立在洞察力、希望和樂觀主義之上的。
 
  我在湖畔大學聽課時,聽到螞蟻金服的前CEO彭蕾說,馬云預料到了支付寶會成為未來的主要支付方式,于是做了一系列決定,而包括彭蕾自己在內其他管理者,因為擔心風險,難以接受他的這些決定。這種預見力的區別,導致了不同的耐力。
 
  相反,低挫折商的人,即便在形勢非常有利的時候,也會受不了看起來不利的消息,因此會產生過分的擔憂,最終產生“怎么做都沒有用”的想法,于是容易放棄。
 
  關于耐力,我最喜歡講的例子是袁紹和曹操在官渡之戰中的表現。無論在《三國演義》的描繪中,還是在《三國志》的歷史記載中,自從官渡之戰開始后,袁紹好像沒有一個關鍵決定是對的,不斷出昏招,最終一敗涂地。相反,曹操卻不斷能做出好的決定。
 
  不過,曹操也有耐力損耗殆盡的時候,因為糧草匱乏和戰力損耗大,曹操一度想率大軍從官渡退回許昌。這時他的兩位大軍師荀彧和郭嘉,都出來阻止他,并向曹操提供了寶貴的建議和分析,憑智慧增加了曹操的耐力,最終迎來了勝利。
 
  特別是郭嘉,對曹操講了“十勝十敗論”,意思是雖然表面上袁紹強大而曹操方弱小,但其實曹主公你這邊有十個優點,而袁紹方有十個缺點,這些分析非常地道,讓憂慮中的曹操立即有了很大的信心。
 
  這就是耐力與智慧的力量。那你可能會問了,袁紹一方也有田豐和沮授這些出色的軍師,也給袁紹提供了正確的分析和建議,可袁紹都沒有采納。這是為什么?
 
  這就涉及到曹操和袁紹的一個關鍵區別,也是十勝十敗論中的一個關鍵,就是袁紹喜歡聽滿足自己自戀的讒言,而曹操卻能接受不同的意見。那為什么袁紹和曹操有這種區別,我們用心理學術語來解析一下。
 
  在我看來,他們兩人的關鍵區別在于,曹操有一個強大的內聚性自我,而袁紹沒有。這就導致在高壓之下,曹操的自我還是完整的、堅韌的,相反,袁紹的自我就處于瀕臨瓦解狀態。這個時候,袁紹最需要的是聽到一些能增強他自戀的好消息,這樣可以保證他的自我不走向瓦解。
 
  以前在和公孫瓚等人對抗時,袁紹表現得非常勇猛英明,因為和公孫瓚這樣級別的人對抗,袁紹雖然幾度陷入局勢的被動,但他承受的壓力,可能遠遠沒有和曹操這樣一等一的梟雄對抗帶來的壓力大。
 
  可以說,在和公孫瓚對抗時,袁紹的自我還有騰挪的空間,于是能夠接受真實不利的信息,然后做出正確決定,最終走向勝利。但和曹操對抗時,他的內在空間被焦慮充滿了,這個時候,他就不能再接受不利的信息了。結果就是,謀士們給他的建議里,只有增進他自戀的,才被他接受;而損害他自戀的,都被他拒絕。
 
  荀彧和郭嘉本是袁紹的謀士,當他們清醒地看到袁紹的人格缺點后,都義無反顧地離開他,投奔了曹操。
 
  我們總講格局,格局就是一個人的自我所構成的內在空間。一個有著堅韌的內聚性自我的人,才能承受巨大壓力,如果這個人同時還有開放的心態,能和事物本質建立連接的話,那就更難得了。
 
  保羅·斯托茨提出的挫折商是一個很好的概念,而他提煉出的關于挫折商的四個因素:控制、歸因、延伸和耐力,也非常有說服力。不過我認為,挫折商的內核是一個人自我發展的成熟程度。
 
  今日得到
 
  延伸,就是你是否會自動將一個挫折的挫敗感延伸到其他方面。高挫折商的人是低延伸,他們知道一個挫折事件只是一個挫折事件;低挫折商的人是高延伸,他們會因為一個挫折而否定自己的一切。
 
  挫折商高的人,即便災難連連,也能看到生命中積極的部分,不被挫敗感擊垮,還可以超越挫折。挫折商低的人不能控制延伸,會把一件事情上的沖突和挫敗延伸到其他領域,最終制造了嚴重的污染。
 
  斯托茨認為,耐力是挫折商最重要的因素,高耐力是高挫折商的最明顯特征。高挫折商的耐力是富有智慧的忍耐,是建立在洞察力、希望和樂觀主義之上的。
 
  格局,就是一個人的自我所構成的內在空間。一個有著堅韌的內聚性自我的人才能承受巨大壓力,如果同時還有開放的心態,能和事物本質建立連接,那就更難得了。
 
上一篇:壹心理:20個心理學發現,拉開你與他人的思維差距
下一篇:武志紅:提升你的挫折商之學習與轉化
隱藏邊欄
真实处破女系列_可播放的亚洲男同网站_国产野外强奷农村妇女